首页 > 元代诗人 > 张可久的诗 > 殿前欢·次酸斋韵 > 欠伊周济世才,犯刘阮贪杯戒,还李杜吟诗债。酸斋笑我,我笑酸斋的意思

欠伊周济世才,犯刘阮贪杯戒,还李杜吟诗债。酸斋笑我,我笑酸斋

朝代:元代作者:张可久出自:殿前欢·次酸斋韵更新时间:2017-08-31
钓鱼台,十年不上野鸥猜。白云来往青山在,对酒开怀。欠伊周济世才,犯刘阮贪杯戒,还李杜吟诗债。酸斋笑我,我笑酸斋。
晚归来,西湖山上野猿哀。二十年多少风流怪,花落花开。望云霄拜将台,袖星斗安邦策,破烟月迷魂寨。酸斋笑我,我笑酸斋。

张可久资料

欠伊周济世才,犯刘阮贪杯戒,还李杜吟诗债。酸斋笑我,我笑酸斋作者张可久

张可久(约1270-约1350),字小山,号小山;一说名可久,字伯远,号小山,庆元人,元朝著名散曲家、剧作家,与乔吉并称双壁,与张养浩合为二张。现存小令800余首,为元曲作家最多者,数量之冠。他仕途失意,诗酒消磨,徜徉山水..... 查看详情>>

张可久代表作品: 《人月圆·罗衣还怯东风瘦》 《朝天子·与谁》 《人月圆·春晚次韵》 《小桃红·寄鉴湖诸友》 《卖花声·客况》 《人月圆·山中书事》 《人月圆·春日湖上》 《人月圆·吴门怀古》 《殿前欢·次酸斋韵》 《天净沙·鲁卿庵中

欠伊周济世才,犯刘阮贪杯戒,还李杜吟诗债。酸斋笑我,我笑酸斋的意思

“钓鱼台,十年不上野鸥猜”。钓鱼台,即浙江富春江畔名隐士严子陵之钓鱼台。“野鸥猜”,典出《列子·皇帝》:“海上之人有好鸟者,每旦之海上从鸥鸟游,鸥鸟之至者百数而不止。其父曰:‘吾闻鸥皆从汝游,汝取来吾玩之。’明日之海上,鸥鸟舞而不下也。”此典本说人若有世俗机巧之心,鸥鸟则不...

查看详情>>

注释 ①殿前欢:指【双调】曲名。 ②钓鱼台:指东汉严子陵隐居的钓台。 ③伊周:伊尹和周公,伊尹是商朝开国名臣;周公姓姬名旦,是周朝的辅佐大臣。 ④刘阮:即刘伶与阮籍,同是“竹林七贤”中人物。刘伶字伯伦,常乘鹿车,携一壶酒,使人荷锸而随之,谓曰:“死便埋我。”阮籍字嗣宗,与刘伶同是“竹林七贤”之士,两人都...

查看详情>>

《殿前欢·次酸斋韵》是元朝张可久的一首小令,抒发了作者怀才不遇的感慨,表达了作者对现实的无奈。前段写“自我检讨”,看似自嘲意味甚浓,实则暴露了张可久内心深处说不出来的酸楚。后段写如花落花开般消长,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,这使他感慨自己为了生活屈居小吏,日理俗务,以求粗安。 《殿前欢·次酸斋韵》是和...

查看详情>>